当前位置: 主页 > 杀肖公式今年无错 >

酷评:堂堂正正南非蝇营狗苟法国

时间:2021-09-13 02:4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 点击:
南非人有自知之明,自己花尽心思举办了一个最大规模的堂会,自己亮了两嗓子以后,发现反响平平,于是他们说:我就不唱了,你们继续唱吧。 虽然成为第一个小组未能出线的东道主,但是南非人堂堂正正,他们不会搞什么窃听门,他们不会用尽各种机关要把自己送进

  南非人有自知之明,自己花尽心思举办了一个最大规模的堂会,自己亮了两嗓子以后,发现反响平平,于是他们说:“我就不唱了,你们继续唱吧。”

  虽然成为第一个小组未能出线的东道主,但是南非人堂堂正正,他们不会搞什么窃听门,他们不会用尽各种机关要把自己送进四强,值得尊敬的东道主,唯一让他们遗憾的是,他们决定退出的时候,最后一场的合唱伙伴却是法国队,两个难兄难弟唱得再妖娆动听,却发现观众们都在留心到底那边的墨西哥和乌拉圭是不是在真打?

  这都是法国作的孽,有时候浪漫是法国人的通行证,但散漫却是法国人的墓志铭。多梅内克真不容易,他要振作士气,他要寻找内奸,他要鼓励嫡系,他要研究星相,其实他知道法国队已经无可救药,因为他自己就无可救药。

  世界杯历史上内讧的球队也是有的,但那一向是非洲球队的专利,而且导火索一般是奖金问题;而这次内讧发生在法国队这种欧洲球队身上,作为主教练的多梅内克当然难辞其咎。

  仅举一例,在换上马卢达和亨利以后,法国队才有点样子了,他们和南非维持成均势,进攻上也流畅很多,根本看不出来少踢一个人,并且在70分钟由马卢达打进一个非常漂亮的一球。但这半场的成功,却更反映了多梅内克在南非世界杯的失败,现在踢得这么好,早干嘛去了?

  又如古尔库夫的问题,第一场为了他,牺牲了马卢达;第二场为了马卢达,又牺牲了他;齐达内的接班人在首鼠两端的多梅内克手中变成了橡皮泥;又如队长问题,先是把埃夫拉硬是赶鸭子上架,没想到埃夫拉却是个脑后有反骨的魏文长,于是队长变成了更无资历的迪亚拉,迪亚拉这个队长仅仅当了54分钟,亨利一上场就又乖乖地把袖标给了亨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