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杀肖公式今年无错 >

赵锡永踩着蝇营狗苟飞过来

时间:2021-09-12 22:1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 点击:
许多人在第一时间联想到了著名讽刺喜剧《钦差大臣》。但实际上,两者截然不同。俄式的钦差大臣闹剧在本质上是一场误会,即确实有钦差大臣因公而来,只是地方官员出于刻意要讨好钦差大臣以隐瞒自己恶行,才错将其他人当作了暗访的钦差大臣。 赵锡永则显然不属

  许多人在第一时间联想到了著名讽刺喜剧《钦差大臣》。但实际上,两者截然不同。俄式的“钦差大臣”闹剧在本质上是一场误会,即确实有“钦差大臣”因公而来,只是地方官员出于刻意要讨好“钦差大臣”以隐瞒自己恶行,才错将其他人当作了暗访的“钦差大臣”。

  赵锡永则显然不属于这种情况。赵锡永活跃在许多地方并享受高规格接待,地方官员积极以高规格接待他,彼此间奉行的都是“潜规则”,彼此间追求的都是蝇营狗苟。

  假设行政运行规范、一应之公共行为都有序运作,国务院官员来到地方公干必须有相应手续,否则便是违规行为,地方就不应、不能组织接待。赵锡永能活跃四省,果真只是主要依靠巧舌如簧吗?当然不是。他主要依靠的是行政运行不规范、公共行为无序运作。因此,才能凭借巧舌如簧,无论是否有相应手续,假官员赵锡永便“大嘴吃四方”。

  赵锡永能活跃在许多地方,本身说明其行为是切合某种官场生态的。其特点是:行为本身并无公共意义;种种龌龊之事在私相勾兑中展开;下一层级“孝敬”上一层级,上一层级待价而沽。在后一点上,下一层级必然会将“孝敬”做实,上一层级却未必会兑现酒宴间的承诺。既然是公务接待,反正是纳税人买单,上一层级原本没有兑现空头许诺的义务,而下一层级也不以白白 “孝敬”为念,说怨恨,也只会怨恨“孝敬”的程度不够,没有尽上级之欢。

  “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,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。”所以在一些参与接待的人看来,赵锡永甚至是有一定水平的。当赵锡永被明确为假官员,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个人、一幕幕景的可笑。

  然而,如果赵锡永是真官员呢?种种私相勾兑的行为就突然变得有公共意义了吗?显然,还是没有。真正的区别在于,同样是没有公共意义、虚糜公共财政的行为,对假官员赵锡永是偶然的、不允许的,而对真官员们则是常态的、放纵的。

  所以,我们从公共角度谈论这件事,核心并不在于赵锡永有多能骗、本件事有多么可笑,而在于行政运行何等不规范、公共行为何等无序、官员们挥霍公款何等随意。如不能杜绝后者,单揪出赵锡永来,明确其假官员身份,剥夺他参与私自勾兑的机会,几乎是没有多大意义的。

  且东窗事发后,涉事的地方政府、企业都纷纷表示没受骗,如此“损失小小的”也令人怀疑究竟是都没有受骗,还是不敢承认受了骗?如果是不敢承认,那不可能是为了保护赵锡永,而是为了保护参与其中的官员们,为了保护某种官场生态。